当前位置:域名投资 / 热点话题 / 低调的域名投资者许杨

低调的域名投资者许杨

    许杨何许人也?

    很多米有可能都不知道!

    许杨是域名投资的最顶尖人物之一,

    一位在国内开始网络新业务“流量直航”的80后,

    国内最早投资.com域名的投资人之一,

    名扬控股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兼CEO。

许杨个人经历
    他曾是一个让父母头疼的不爱专心学习的孩子,却通过自学成为一名电脑技术高手;他曾是一名大学生,却辍学开创了一门神奇却很少有人知道的“域名”(谐称玉米)生意。他,就是许扬,国内最早投资.com域名的投资人之一,中国大陆域名投资的最顶尖人物前三位之一,一位在国内开始网络新业务“流量直航”的80后新富豪。
从小学到大学,许扬几乎就没有认认真真地在学校专心学习过,成绩也总是忽上忽下,但他每次在重大考试中,比如中考、高考,却总能考出让人大跌眼镜的好成绩,连教过他的很多老师都很佩服他的学习能力。“初中以前是踢球,高中玩电脑,大学基本没上过课。”这是许扬对自己的总结。说完这话,这个看起来已显沉稳的“大哥哥”估计是怕误导了小朋友,赶紧解释:“我不是瞎玩,我是太痴迷编程技术了!”
    1990年代初,电脑刚刚在中国兴起,那时用的都是DOS系统,主机是386的,全凭一些枯燥的操作命令进行操作,懂行的人少,想学的就更少,而许扬就是在这时迷上了电脑。读高一时,家里为了让他能安静地坐下学会习,不再在外面疯玩,给他买了一台386的电脑。这是许扬第一次接触到电脑,他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痴迷到逃课跑回家去捣腾那台速度超慢的386。
高中三年,他基本与电脑为伴,学习似乎成了业余的。许扬当时“捣腾”电脑主要靠自学,“那时候教我的师傅懂得也不多,教材很难找,主要靠自学,但我的感觉特好,进步很快。”许扬回忆说,学了两个月后,他甚至开始教师傅一些编程小窍门。此时,许扬把自己的聪明才智发挥到了淋漓尽致,也正是这时他打下了电脑知识基础,为他后来在大学中的发挥以至后来的成功创造了良好的条件。
1999年,许扬以优异成绩考入华南理工大学电信学院,“进入大学时我的电脑水平已经很不错了。”许扬说,大一时,他便进入了学院的“网络团队”,成为其中的技术“头目”,并很快在全校计算机比赛中拿了第一名,“之后我几乎就变成了专职的开发人员,那时候网络刚刚兴起,学校的校园网甚至一些校外的网络工程都是我们做的。”
大一的第二学期,许扬参加了一项跨国企业的市场调研项目,研究移动互联在中国的发展。“时间不长,但影响很大,一下子感觉到技术的东西最终可以变成商业,而且大概知道了其中的市场分析方法。”也正是在这段时间,许扬开始关注起网络域名。
    “有一次想要一个域名,记不得是为了干什么了,找了北京的代理商,准备寄钱过去注册,结果钱还没寄到,那个域名就已经被一个美国用户抢先买走了。当时觉得很恼火,开始想办法找更快的注册方式。”许扬说,当时,优良的域名实际上早被注册一空了,但大家没有意识到域名的价值,很多好域名常常因为没有续费而被删除,重新接受新用户注册,于是就出现了因同时看上某个域名而相互抢注的情况。这种情况极大地刺激了许扬的好胜心,他开始花心思琢磨怎么抢注到域名,但此时他仅仅是为了抢注,而不是为了赚钱。
“用一般的手工方式根本抢不到,所以我就开始写程序,计算哪些域名会被删除,什么时候会接受注册,然后用程序准时提交申请,这样才能把域名拿到手。”这个时候,让许扬感觉刺激的不是拿到了域名,而是自己的抢注程序技术,“就是感觉好玩,特有成就感,因为你的程序是世界上最好的。”但很快,他的感觉发生了变化。“有些域名注册到手后,第二天、第三天竟然就有人找过来要买,开价就是一千多美元,而注册费才不到10美元。”这种意外,让早已被启蒙了商业意识的许扬开始意识到,这不仅仅是一个技术游戏,还能挣钱!
从此,许扬开始有意识地流连于国外的各大域名论坛,认识了一帮后来在全球域名领域声名显赫的大腕,“大家都是刚刚起步的‘玉米商’(域名商),经常一块分析,相互合作,渐渐结下了情谊,外人很难再进入这个圈子。”
    幸运之神很快垂青这群最早的“玉米商”,2000年下半年,由于网络泡沫破灭,大批网站关门,成批的优质域名因为没有续费而被域名管理机构ICANN删除,接受重新注册,每天出现的好域名相当于之前近一年的数量,全球的“玉米商”开始疯狂抢注。许扬一心专注于抢注域名,学校根本不去了,更别提学习了。
抢注高潮先后持续了3个月,来自美国、韩国、中国的十几位技术高手瓜分了这批价值难以估计的优质域名,这批人后来在全球域名领域呼风唤雨,其中包括全球著名的“玉米大鳄”叶云等人。几乎白手起家的许扬也依靠滚动发展,在几个月之后给自己积累了上万个域名。
    此后,成批量的注册机会不再出现,但零零碎碎的注册和交易却在延续,此时的许扬干脆搬出了学校,开始了专业的“玉米商”生涯。由于长期缺课,许扬在华南理工的学业最终以辍学告终。
“十分钟就可以推出一个网站,然后坐等收钱”  2005年,许扬从抢注的域名中挑出一个作为自己公司网站的网址,曾有人出价数十万美金收购他的网站,被许扬断然拒绝。同年,许扬推出了互动社区星空网。和多数资深“玉米商”一样,许扬对自己多年积累下的域名珍爱有加,轻易不肯出手,他把主要业务放在二级域名买卖中介服务上,也就是帮国内外买家寻找合意的域名,帮国内外域名所有人寻找买家。
    “买域名也是很有讲究的,什么域名能值多少钱,什么域名具有升值空间,什么域名来路可靠,大家相隔万里如何交接,这些都是很专业的问题。”当了七八年“玉米商”,许扬遇到过各种各样的陷阱,“有人为了低价买域名,编故事说自己的亲人去世了,想要某个域名建纪念网站,结果买到手就变成了商业网站。”
    “卖域名也不是件容易的事,成千上万的各种域名你拿在手里,但谁能找到你呢?大多数的优质域名实际上都处于休眠状态,白白浪费。”而许扬通过自己的域名交易平台,已经将几十万个域名激活成了网站。
    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门道,生意上的门道更是多,许扬也正是累积了很多的域名经,而又在域名买卖的“经”里面拓展了一个新业务:流量直航,流量直航说的通俗一点就是中介或导航。许扬就是从中发的“中介”财。半年多之后,这项至今仍不为人知的另类生意,每个月已经给他带来了二三十万美元的收入。
和别人家花花绿绿内容丰富的网页不同,许扬开发的网站基本只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页面,上面只有零零落落的一些链接,其中大部分还都是英文页面。
     “像这样的网站,即使是手工操作,十分钟我们就可以推出一个,然后就不用管了,就等收钱,呵呵。”他给举了一个实例,“这个网站,”许扬十指在键盘上飞舞了一下,一个简洁的网站跳了出来,“Esaver是国外一个著名的廉价机票代号,我们不用推广,每天就会有很多人自动登录这个网站。”
    了解行业的人已经知道这后面的逻辑:这些急于寻找廉价机票的“不速之客”,会在这个网站上找到“CheapAirlineTickets”(廉价机票)的链接,访客进而被引导到机票销售商的网站上,这种“网络介绍费”,按照美国市场的价格,每产生一次点击便可以带来几美元的收入,即便分成之后,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
    在此之前,许扬的头衔是一个域名投资商,手里拥有二十多万个.com和.cn域名,后来他另辟蹊径,充分利用“休眠”的域名,将这些原本作为“存货”的域名逐步激活生成为一个个可以接受访问的网站。这还仅是个开始,一项称为“域名停靠”的新业务被同时启动:任何域名的所有人,只要在许扬的停靠平台上办理注册手续,便可以将域名生成为一个网站,加入到整个庞大的网站群中,分享收入分成。
    据悉,几个月之间,已经有几十万的域名在这里汇聚成为几十万个网站,这个依然在快速壮大的网站群,每天产生的巨大访问量被导向各个商业网站,换回收入,这种业务模式在国外被称为网络流量直航。
    再后来,他开通了一个二级域名交易平台,把国内外大大小小的“玉米商”手头的域名集中到一起,集中交易,公平买卖,自己当起了中介。许扬又凭空地有了一份额外的收入。
实际上许扬的收入很难说是“凭空”而来,毕竟他有多年的累积,有他多年的付出,更有他独到的眼光与商业头脑。而且流量直航由于入行门槛极高,更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
说起来容易主要是因为网络直航,几乎可以忽略的建设成本,无需员工维护,无需市场推广,就等着数钱计算收入,许扬的生意看起来再简单、完美不过了!据悉,到今天,许扬所建立的团队也只有二十几号人马,其中只有一半的人手在负责流量直航,每个月却能产生二三十万美元的收入,对于在那些热门业务中争得头破血流,却收获寥寥的网络掘金者们来说,这完全是一个不可想象的神话。然而,这种看似简单的生意,实际上有着一个极高的门槛,几乎没有几个人能够介入。
    “网络流量直航,实际上是对域名价值的开发释放,整个产业建立在域名的基础上,而域名投资不是谁都能进入得了的,所以这个业务的门槛会很高,”在这方面,许扬有充分的自信,“我就是把整个业务模式都公开,别人也很难复制,太难了!”
    到今天为止,即便是在互联网行业内,见过许扬本人者却始终极少,了解他为抢注域名而不惜辍学经历的人更是寥寥无几,在这个浮躁的圈子里,这个年轻人成了一个“异类”。
许扬有他自己平淡而真实的生活,平时,他基本呆在广州,每天主要的工作是带着自己的技术团队,忙着永远忙不完的技术开发事务,间或进行几笔域名交易。
    每到周末,除了参加两场企业足球友谊赛之外,他没有更多的应酬,在各种各样的行业论坛、业界聚会上,都很难看到他的身影。偶尔,许扬也会出席一些和自己公司业务关系密切的活动,但每次,他也只是在台下静静地听着网络精英们的激情演讲。或许演讲者也并不知道,自己重金买到的域名,正是来自台下的这个年轻人。
    每天深夜,许扬停下当天的技术开发工作之后,喜欢一手托着下巴,一手随意打开浏览器,休闲地巡视自己的一个个小网站,此时在全球各地,成千上万的网民也在不停地到访他的整个网站体系,其中的一部分网民从这些网站上被“介绍”到了各种各样的商业网站,一笔笔“介绍费”也便会转到这个“介绍人”的账号中,这跟搜索引擎的关键词服务的商业规则完全一样。
当然,作为“介绍人”的许扬无需一家家登门去收费,在国际网络行业,流量直航已经发展成为一个相对成熟的商业链条,Google、雅虎和另外一些网络广告代理机构充当了其中的中间人,他们负责将流量导航给有需求的商业网站,并负责向他们收费,然后定期向许扬在境外注册的公司转账,许扬再按合约把其中的份额分配给停靠域名所有人。
    “看起来是每个月都有不少的收入,但实际上我都没拿到手,基本用来投资新的域名了,现在稍微看得上的都是几千上万美元,很贵”,这个当年为了抢注域名不惜辍学的年轻人,对域名仍痴心不改,多多益善,当然,他也会在一些顶尖企业为品牌、域名犯愁的时候,帮他们找到一个出色的域名方案,这是他真正的拿手好戏、看家本领。
    “更关键的工作是收集更多好域名”,许扬解释,在这个行业,域名就像土地资源,流量直航就是在这些土地上盖房子出租,能收到多少租金,关键看地段(域名质量)、看面积(域名数量),而且最好是自己能买下来,这样才能有持续长久的收入增量,而这还需要大笔的投入。
    投入越大,产出就越大。许扬的生意就像滚雪球一样已经越滚越大,极有成为霸主之势。而成就许扬的,除了善于抓住机遇的战略眼光,充足的知识储备,更有踏踏实实地作风与脚踏实地的心态,他没有张扬与得意于自己的成功,或许这更值得人们敬佩吧。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